查看个人介绍

【INTP】
Klinsi,Klinsi!
玫瑰相关mua! (*╯3╰)

努力提升画技中(;´д`)ゞ
这个...
大概就是羞耻play吧(′▽`〃)

One, Two, Three /同人翻译/

呜呜呜呜被最后一张图戳到泪点

大姐二哥和三哥真的太暖心【蹭

meetme in the middle:

Fandom: Shameless US

Author: LoveLetter

Characters: Fiona Gallagher, Lip Gallagher, Ian Gallagher

Additional Tags: Sibling Love, NO INCEST

原文在这里;p


Fiona小的时候,其实一直都偷偷地讨厌Lip和Ian.


一,二,三



Fiona小的时候,其实一直都偷偷地讨厌Lip和Ian.

Lip——所有的目光永远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总是知道如何让大家齐刷刷地关注他一个人。天赋过人嘛,谁站在他的身边都一下子黯然失色。Fiona五岁一字一句还吭哧吭哧读不利落的时候,Lip没多大点已经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单词和数字之间。Lip在身后令人警觉的近的距离一次又一次给她无形的压迫感,小小的步子紧紧踩在她后面,足够让她一不小心就被绊倒。

她一开始还是挺喜欢Ian的。Ian长的小小的一扣扣,还总是用他白白嫩嫩的小手拉着自己的手指,一边朝自己闪啊闪地笑。Ian既不哭也不闹,也从来都不像Lip那样争着被人关注。Fiona就喜欢他的安静和小不点微弱存在感。只是后来Monica拎包走人,Fiona才开始因为她原来喜欢Ian的原因开始对他心生厌烦——讨厌他似乎从来都是躲在她身后一言不发,讨厌他从来都是一再接受再接受——讨厌他帮不上忙啊。她不知道为什么家成了一个想让她逃离的地方——但是她的的确确知道——作为一个孩子——被生活的突然急转弯捎上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是Fiona六岁的时候才开始慢慢化解了对自己的弟弟们的讨厌。

这时候Monica已经找不见人了,而Frank醉醺醺地就把他们仨扔在了哪条废弃的路上。她的鼓膜中除了能听见自己咚咚咚的心跳之外还有Ian头一次这样震耳欲聋的哭喊声。他几个小时都没有停下往下掉的眼泪儿和稚嫩而嘶哑的叫喊,而Lip这一次反而默默地选择了安静。然而当她每一次想起她六岁的这个晚上她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恐惧”这样的情绪——她只记得她双腿的酸麻和两只小小的,被汗浸湿滑滑的还努力抓紧她的手,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三个小不点不停地走啊走,长长的路在面前蜿蜒展开,牵着手,然后一起被绊倒。

Fiona在脑中一遍又一遍从1数到3,直到她看到前面不远的医院,高高的楼房窗户一层层的亮着。她自己是1,Lip是2,Ian是3,三个数字在她的脑海里颠来倒去扯不断连成了一首歌,三个音符的简单小调被她紧紧抓着不放,带着2和3把她推向前。3就在那天晚上成了她最喜欢的数字,因为3代表着他们三个在一起,在一起如此完整。

医生告诉她,要是你们没有把Ian及时送来医院,Ian很有可能性命不保。这样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压在Fiona身上不能翻身的重量。那个时候Fiona知道了最大的那个孩子就得承担责任,而承担责任的意思就是让Lip一直都是那个多嘴又耍小聪明的小逼货,让Ian一直都是那个安静然后保持微笑着的小红毛。

 

“早点和Ian和好吧。你们俩是我最坚实的后盾了,我没办法失去你俩。”她有一次这样对Lip说。Lip当时躲开了她的目光,但是她知道Lip明白——他们三个没有一个能失去彼此。

 

直到Liam出生,Monica再一次丢下一切跑掉的时候,Fiona才开始不把自己的两个弟弟看作负担,而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能帮她承担重担的,能让她有个依靠的左膀右臂。每一次Ian拿着工资回家向她上交的时候她感觉到了,每一次Lip为了给Debbie讲题逗她开心和她几个小时呆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到了——特别是在Lip那次离家出走的时候,盯着Monica的满身血迹被搂在Ian的怀中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是家就是港湾的感觉——如此强烈。

 

“你不用这样做的——你知道,抚养这些孩子。这担子太重了。”Jimmy在她的孩子们都被发配走的时候,看着她满脸的憔悴,这样告诉她。

“Lip会帮忙的,还有Ian.”他的一句话对他自己可能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个建议,一个出路——但是不不不,对她不是这样的,对Gallagher家的老大不是这样的。

因为她经常会忘记她其实并不是这5个孩子的妈——但是Lip和Ian总会让她想起来,让她觉得自己可以再当一回需要人照顾的小姑娘。1, 2, 3的小调子还会经常从自己的脑中掠过。她还是会特别认真地从1到3一遍一遍数,让她自己开心地想起来,他们三个在一起——在一起如此完整。只要有Lip和Ian在身边,三个简单音符就可以把她向前推——手牵着手就算是最暗的最长蜿蜒着的公路也可以走下去。

 

还是过了一段时间Lip才习惯有Debbie的生活。

他从来不需要习惯Ian——他们年龄差得太少,就算他把记忆往回倒到他能想起的最开始,Ian也永远是其中的一部分——即使有这么一段Ian没有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他也会试图把这一段从自己的脑海中抹掉。他不需要没有Ian的日子。Lip一直都挺喜欢他在Fiona和Ian中间的位置,舒服简单不尴尬。

他是如此努力地试着当Debbie,Carl,Liam的好哥哥,但是对于Fiona和Ian,他从来不用“努力”“试着”做任何事,因为Fiona和Ian一直就在那,一切都自然地发生——Lip从来不用绞尽脑汁研究怎么和Fiona和Ian相处,因为一切都顺理成章地连在了一起,就好像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一样。

 

当他和Ian兄弟俩在初中的时候,关于Fiona和这么一个Mike McGuire的高中八卦沿着一条小道扭着进了他们初中的食堂。他还记得当时别人议论的嘴下的肮脏字眼让气愤的红色在Ian的雀斑底下匍匐晕开。直到事后Lip才了解到整个事情的全过程,但是如果有什么事能够让Ian气成这样,那么这一定是什么事他们俩要找准机会报复一番的。         

于是在那天他们第一次逃课,从学校跑到Fiona的高中,仗着Lip的好斗和Ian的敏捷把那个混蛋以小屁孩的名义揍得落花流水。Fiona揪着他们俩的耳朵嚷到一半解气地大笑起来。她在街边的商店请了兄弟俩一人一个冰淇淋,然后假装必须在回家之前吃完就是他们俩“鲁莽行为”的惩罚。

 

“我怎么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是不是个烂人?”Debbie这样问Lip.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你自己会看出来的,然后我们来帮你收拾他。“

当时Ian和他关系还僵着呢,但是Lip用了“我们”,下意识地将Ian加了进来。因为——因为就应该是这样的。如果Lip需要揍哪个惹到自己的人,那么Ian就一定会抡起棒球棒跟着出家门,因为那个人也惹到了自己。如果Ian被什么人追着被威胁,那么Lip就也一定会掩护着Ian抱头鼠窜——哥俩没有其他任何的出路,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Fiona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站出来——因为哥俩需要担着互相的分量,互相照顾,Fiona才能腾出手去担其他几个孩子的分量。

 

Lip一直觉得他很负责任地照看着Ian.

还有Ian闪啊闪的大眼睛,一脑袋乱乱的小红毛——Ian太容易相处。他会傻了吧唧地整天跟着自己,然后问这问那。Ian简单得过头。有的时候Lip会看着自己朋友的弟弟,然后就感觉熟悉的骄傲和自豪一点一点钻进自己的心头——他的弟弟可比这群呆子强多了。嘎嘎嘎。他弟弟是他最好的朋友——5秒钟的尴尬难堪后他立刻就会意识到他有多幸运。有太多人都一个人窝着孤独的不得了,他永远不会是其中一个——因为他永远都有他的红毛弟弟。

 

“有哪一次我让你失望过你说说看?”他和Ian坐在车里,他这样问道。因为Ian在他身边的时间逐渐变得越来越少,少得好像Ian转瞬间就要从Lip手指尖溜走一样,好像Lip正在一遍一遍失去这个弟弟一样——Ian一下的长大让Lip慌了手脚。他没有办法像承诺的那样好好地照顾Ian,因为Ian一下子开始对男人感兴趣,开始和结了婚的穆斯林还有街头小混混呆在一起,开始被卷进有开枪有人进少管所的那一部分世界里——就好像Ian这么十几年来从不惹是生非就是为了在这一会儿突然爆发一样,让他哥措手不及。可是Lip什么忙也帮不上,头一次什么点子也憋不出来,只能懊恼地看着Ian拒绝迎上自己的目光直接从身边晃过。

 

“Lip?”南区黑压压的夜晚灌满了他们俩的卧室,Ian的声音从右下角游出了一条光亮到了他的耳边。

“Hmmm…你说啥?“他自己困倦地回答道。

夜晚又凝固了一瞬间,Lip才听到Ian小声的回答。“多谢了。“Ian这样说。

当Lip问Ian他这是谢什么呢,Lip得到的答案就是Ian那边咕嘟冒泡的沉寂。

 

大概是因为他到底还是比Ian大吧,他过了好久才敢直视内心其实他疯狂的需要他的弟弟——就好像他疯狂地想要自己再一次成为那个能够被弟弟疯狂需要的哥哥一样。

 

就算Ian凌晨偷偷摸摸地钻回家,也不会有谁眨一下眼睛过一下脑子——“Ian回来得怎么这么晚?“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最擅长的就是假装自己一切都好谁也不用担心。他最擅长笑一下耸个肩,擅长用他的一个个动作一句句话说服大家他们用眼睛看到的就是真的Ian Gallagher. 他从来都不是故意要和自己的家人产生距离的——他就是觉得哪些地方…不一样,让他解释不清的不一样——大概早已被他那不同的DNA所烙印好了,被”私生子“和”同性恋“两个大大的标签烙印好了——Gallagher家那个唯一不是Frank的孩子,唯一喜欢同性的那个Ian,Ian,Ian.

 

“我喜欢男人。“话从他嘴里一下倾泻出来。而面前的Fiona不吃惊也不难过。她只是看起来很疲惫——Fiona总是看起来很疲惫。”我知道。”她只是点点头,淡然接受,抛给Ian一个答案让他自己惊讶去。

 

Fiona一直擅长的是接受Ian。不管是拿给她这月薪水支票的Ian,向她塞满哪个蹩脚开溜理由的Ian,还是唐突向她的出柜的Ian,Fiona都欣然接受,然后捧在手里爱着珍惜着。

——而Lip呢,Lip一直都擅长当一个大混蛋。直到他11岁被Lip灌了满嘴马桶水,瞪着镜子里的罪魁祸首疯狂刷牙的时候,他才完完全全意识到像被卡车撞了一样意识到——操我哥是个大 混 蛋。两天了他心里一直都嘀嘀咕咕的,我哥怎么是这么样个人,直到Lip一把勾上他的肩,大笑着朝刚刚绊了他们的哪个傻逼扔石子儿——是混蛋有什么关系。

因为真的真的没有关系,因为Lip是Lip是他的哥哥,混蛋就混蛋吧,他还是Ian世界上最最喜欢的人。

 

“如果你拿着这DNA测试去法院证明Frank不是你爹,Fiona就能轻松拿到你的抚养权。”Lip坐在硬邦邦的大床上靠着自己,突然沉思地念叨了这么一句,“你就能离开这破地方了。”

“别傻了。“——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走我也不会撇下你啊混蛋。

 

Ian还记得他小时候的很多事,记得Lip试着教他的每一节逼课,记得Fiona给他的每一条老掉牙的建议——但是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作为一个Gallagher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惹到了一个Gallagher,注意了你惹到了Gallagher全家。每一个词每一个笔画不止停留在他的脑海里转啊转,这句话更像是这样一种感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一个烙印,已经成了形成他自己的一部分,种在他的身上永远剥离不开——G-A-L-L-A-G-H-E-R.

 

Ian有的时候的确感觉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就好像有两个自己活在不同的生活中,让他卡在中间不知道何去何从。但是这时候他就会看见Lip和Fiona,然后傻乎乎地想起马桶水和厨房地板上的血迹,然后觉得一切就都好起来了。一切——就这样好起来了。

——因为他知道他身体中流淌的血液意味着什么,知道他归属于哪里——他就归属于Lip搂着他的臂膀下,归属于Fiona拥着他的怀中——就紧紧地一步也不能落地跟在,1和2的后面,就这样到永远。

 

/Fin/

 


评论
热度(23)
  1. kLinsimeetme in the middle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被最后一张图戳到泪点 大姐二哥和三哥真的太暖心【蹭
©kLins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