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个人介绍

【INTP】
Klinsi,Klinsi!
玫瑰相关mua! (*╯3╰)

努力提升画技中(;´д`)ゞ
这个...
大概就是羞耻play吧(′▽`〃)

【Klinsmann/Löw】Days of Future Past(2)

忽如寄:

(1)

“I've always wanted to play for Joachim  Löw” -- Jürgen Klinsmann

-------------------------------

挣扎了五分钟后,Jürgen再次从床上捡起了那个有点陌生的小东西。塑料盒子一般的无线电话静静躺在手心,蓝色冷光屏上细小的黑色数字有种尖锐的超现实感。

1996年12月21日。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节点。

硬得发涩的键盘需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完成下拉菜单的简单操作。他任由自己的手指如有意识一般径直找到了Guido Buchwald*的名字,然后在空中停顿几秒,重重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机械的两声嘟嘟后,话筒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Jürgen?你回斯图加特了?”

“唔……还没有。”有那么一瞬间Jürgen几乎想把一切对Buchwald和盘托出。他从来不向Guido说谎,而Guido似乎总能找到一切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最终他还是犹豫了,他不确信以Guido的性格会不会怀疑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不,以他对Guido的了解,他肯定会立刻打电话给某位他信任的心理医生,然后开车到慕尼黑来把他绑架回斯图加特。

“我还在慕尼黑。只是想问问,呃,你那边一切都好?”

Guido的声音明显狐疑起来:“Jürgen,你没事吧?前几天Horst还跟我抱怨说你都两周没往家里打电话了。”

“没事,我打算明天回去一趟。”他没花多久就做出了决定,语气也恢复了一贯的随意,“只是想问问,你之前跟我提过的那个Jogi Löw……”

“你终于记起来了?他现在大概是整个斯图加特最受欢迎的人。不过你们真该见一面,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他很容易就能勾勒出对面Guido兴奋的神色,这个久违的画面让他微微勾起嘴角。噢,亲爱的Guido,如果你知道……

他默默将这个名字引发的异样情绪咽了下去,轻快地向话筒对面吹了声口哨,“我想是的。帮我们安排一次见面吧,Guido,越快越好。”

 

南德的冬天跟他记忆中的一样冷,如果不是更冷的话。他将暖气调到了最大,但显然此时私人汽车的制暖装置并不像十几年后一般先进。收音机里Udo Jürgens应景地唱着Gestern Heute Morgen,在流行音乐上德国人的品味倒是一直没什么太大变化。

他心烦意乱地注视着后视镜里自己乱糟糟的金发,右手随着节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方向盘。

Guido极有效率地帮他约定了第二天的会面,很奇怪Jogi将见面地点选在了俱乐部的会议室。他都已经快要忘记上次走进戈特利布-戴姆勒体育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即便是08年体育馆改名成梅赛德斯-奔驰竞技场之后,他也从没有一次叫过后面这个新名字,哪怕是在作为拜仁主帅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绝对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从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他可以将斯图加特看做对手,无论是作为球员还是教练,这对他来说都毫无难度。但这种细节上的奇怪固执似乎又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他,也许在内心深处他还是一个忠诚的施瓦本人。

保时捷飞速行驶在积了薄雪的高速公路上,窗外掠过的一切都看起来新鲜而奇怪,像是一部特效逼真的怀旧电影片场。他花了一天时间确认这个1996年的冬天和自己曾经历过的那个有什么不同,结论是除了婚姻的痕迹被完全抹去之外,所有事情都和自己记忆中的相差不大。这简直就是所有患上新婚恐惧症的男人必然有过的阴暗幻想么,他在心里暗暗腹诽,但并不真的觉得有多愧疚。如果这真的是个梦境,他正好能够毫无负担地让它变得稍微更有意思一点。

“Jürgen,你这个该死的冒险狂人,”他记得有一次Jogi这么对他说,“你就不能过哪怕一天循规蹈矩的生活吗?”他现在还能回想起Jogi说这话时忍不住笑出来的样子。那大概是他最想吻他的几个时刻之一。

可是这次不能怪我啊,他在心里向那个想象中的Jogi为自己辩护。一个2014年的Klinsmann和一个1996年的Löw,在最无稽的梦中他也没有遭遇过类似情景。

Jogi坚持认为在1996年他们就互相认识了。他甚至精确地报出了比赛的具体日期和那一天斯图加特队长Veerlat打入扳平一球的时间。

“你错过了几个好机会,赛后我想去安慰你,还没开口,你就抬头说,‘你的球队表现很好,Herr Löw,恭喜你。’”Jogi模仿着他的语气,连他热情又疏离的礼貌性微笑都学得十分肖似。他记得自己当时很没正形地开了个玩笑,调侃Jogi大概是对自己一见钟情才把这些官方对话都记得这么清楚。Jogi看起来有点尴尬,但很快便岔开了话题,说起那场比赛Poschner最后时刻获得的红牌太过严厉,不然他们有可能在主场赢下强大的拜仁。

Jürgen难得的没有继续跟他抬杠,而是认真地注视着他说:“我相信你们会的。作为教练你比Trapattoni要好上一百倍。也许Mayer-Vorfelder*当时看不到这一点,但我会确保他这次戴上了正确的眼镜。”

他回想起当时Jogi微红的脸色,忍不住更加用力地踩下了油门。上帝才知道他有多么怀念这些琐碎到几乎不值一提的相处时光。

 

Jürgen将车停在戴姆勒体育馆一个街区外的路边,从后备箱里随意翻出了一个棒球帽扣上。这倒是不赖,他一边将鬓角支棱出来的金发塞进帽子里一边有些得意地想,现在Jogi再没理由嘲笑他日益稀疏的头顶并将他一切心血来潮的决定都归结于由此引发的中年危机了。

他向熟识的门卫打了个招呼,显然对方有些诧异这位曾经的最佳射手的突然造访。

等他走出几步远后,才听到身后传来的激动呼喊:“好样的,Jürgen!你是所有施瓦本人的骄傲。”

他笑着回头向这位年轻时就特别偏爱自己的大叔招了招手,轻车熟路地拐进了一旁办公区域。

冬歇期的球场显得有些萧索,被翻开的草皮横七竖八地堆在跑道上,像是刚刚遭遇了飓风袭击的麦田。他压低了帽檐,尽量小心地避开了可能有球迷和媒体经过的区域。就算事情从头到尾都吊诡至极,他也保留了作为职业球员应有的警惕。

但是直到真正站到了写着“Trainer”名牌的办公室前,他才意识到这一切有多么荒诞。

他该怎么向Jogi介绍自己?嗨Jogi Löw不管你信不信几年后你将成为我的助理我们会在本土世界杯上带领一帮愣头青拿到最后的季军,全德国都把我们称作那个夏天的童话但你我都知道我们只是两个没勇气面对自己的蠢蛋?又或者我在五十岁生日这天玩了一个傻得要命的真心话游戏然后不知怎么就被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送到了你面前,因为错过你是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为后悔的事情?

他甚至没法想象自己熟悉的那个Jogi会如何应付这些胡言乱语,更不用说眼前这个只通过媒体有过一星半点零散印象的年轻主帅了。

没有翻修的体育馆在他现在看来已经太过简陋,透过薄薄的板材他能清楚听到办公室内杯盘碰撞的声响。Jogi一定是在喝他的espresso,在国家队时战术间里就总会为他准备一套单独的咖啡用具。那时Jürgen总嘲笑他是“穷讲究的巴登佬”,而Jogi则会毫不客气地以“没品位的施瓦本农民”来回敬。

他在心里嗤笑了几秒自己今天的情感泛滥,伸出食指轻轻叩了叩门。

一阵手忙脚乱的桌椅翻动声,然后是皮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他正在意外Jogi没有让他直接进来,就看见面前的木门被吱呀一声向内拉开。

一个穿着斯图加特训练服、顶着蓬松的齐刘海、鼻尖被冷空气冻得通红的Jogi Löw有些局促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您好,呃……Herr Klinsmann?”乐高积木一般的卡通形象眨眨眼睛,向他礼貌地伸出了右手。

Jürgen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放声大笑的冲突。

天哪,Jogi,我以前怎么可能没注意到你?

-------------------------------

*Guido Buchwald,克林斯曼在斯图加特踢球者时就认识的挚友,一直像大哥一样照顾着他。他曾说如果自己开车半路抛锚,一定会第一个打给Buchwald求助。

*Mayer-Vorfelder,当时斯图加特俱乐部的主席,也是后来克林斯曼执教国家队时的德国足协主席。尽管勒夫在斯图加特成绩出众,但他始终不太信任这位新人教练,两个人最后一度闹的很不愉快。

配图一张:1996年的老板和老板娘



评论
热度(32)
  1. kLinsi忽如寄 转载了此文字
©kLinsi | Powered by LOFTER